您好,欢迎访问北京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

贪污受贿罪律师咨询_刑法中以国家工作人员论包括村民小组长吗?(附案例)

2021-05-15 10:36:51分类:贪污罪案例 阅读:3339
文章导读:贪污受贿罪律师咨询_刑法中以国家工作人员论包括村民小组长吗?(附案例) 村民小组长做为最基层的人员,他的身份在任何人眼理都不可能属于国家工作人员,但是怎么能构成受贿罪或贪污罪呢?本文以真实的案件分析,村民小组长在特定情形下属于“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应当依据法规规定,以国家工作人员论,所以,村民小组长在法定的特殊情况下,是可以以以国家工作人员而定罪。

贪污受贿罪律师咨询_刑法中以国家工作人员论包括村民小组长吗?(附案例) 

贪污罪案例  村民小组长做为最基层的人员,他的身份在任何人眼理都不可能属于国家工作人员,但是怎么能构成受贿罪贪污罪呢?本文以真实的案件分析,村民小组长在特定情形下属于“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应当依据法规规定,以国家工作人员论,所以,村民小组长在法定的特殊情况下,是可以以以国家工作人员而定罪。 

贪污罪案例

【基本案情】 

四川省某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07年9月至12月期间,被告人廖某在协助某县某镇人民政府拆迁安置工作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采用虚报拆迁安置户的方法骗取拆迁搬家费、过渡费等共计18840元据为已有。2007年9月,被告人廖某在协助某县某镇人民政府拆迁安置工作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他人好处费12000元。被告人廖某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骗取公共财物据为已有,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分别构成贪污罪和受贿罪,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之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被告人廖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供认不讳,但认为在归案后退清了全部赃款,有悔过表现,请求从轻判处并适用缓刑。其辩护人肖万能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廖某犯贪污罪、受贿罪缺乏法律依据,指控罪名不能成立:被告人廖某系村民小组副组长,不是村基层组织人员,不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不是贪污罪、受贿罪的犯罪主体;被告人廖某协助的房屋拆迁安置工作不是某镇人民政府的工作;被告人廖某协助某镇人民政府拆迁安置工作,每天领取20元报酬,该行为不具有职权内容,不属于从事公务的行为,而是一种劳务行为;指控其收受的12000元,不是叶某欧的财物,是被告人廖某从叶某欧多报拆迁房屋面积多领的拆迁赔偿款分得的,系被告人廖某与叶某欧共同故意占有的公共财物。其辩护人何泽礼认为,被告人廖某主观恶性不深,请求从轻处罚。 

四川省某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一、贪污部分

2007年9月至12月期间,时任某县某镇十里社区三组副组长的被告人廖某,在协助某县某镇人民政府“干道2号”项目拆迁安置工作中,具体负责所在组被拆迁户资料收集、统计上报,指认被拆迁房屋及附属物,带领拆迁工作人员丈量、核实被拆迁房屋及附属物等协助工作。在从事上述协助工作过程中,伪造户口不在本组、没有被拆迁房屋的廖某容、廖某玉、廖某美、夏某四人为本组村民的户口及拆迁房屋等资料,虚报多年前在其他项目拆迁安置中已安置的陈某先、谢某菊、周某华为拆迁安置户,为不符合拆迁安置条件的上述七户农户分别申请了一套拆迁安置房。2007年9月20日,廖某代签了廖某玉(签名为廖某容)、廖某容(签名为廖某美)、夏某、廖某美(签名为廖某玉)四户的农房拆迁协议; 2007年9月22日,廖某代陈某先、周某华、谢某菊三户签订了农房拆迁协议;2007年10月17日,廖某签字代陈某先、周某华、廖某容、夏某、廖某玉、廖某美、谢某菊等领取了拆迁搬家费、过渡费18840元,据为己有。 

二、受贿部分 

2007年9月,时任某县某镇十里社区三组副组长的被告人廖某,在协助某县某镇人民政府“干道2号”项目拆迁安置工作中,具体负责所在组被拆迁户资料收集、统计上报,指认被拆迁房屋及附属物,带领拆迁工作人员丈量、核实被拆迁房屋及附属物等协助工作。在从事上述协助工作过程中,被告人廖某解决了本组村民冯某明为其女儿、本组村民廖某富各申请一套安置房,分别收受冯某明、廖某富二人好处费1000元;应本组村民叶某欧之请,在带领拆迁办人员丈量、复查叶某欧被拆迁房屋面积过程中,对叶某欧将他人的房屋指为其自己的房屋未予干涉、事后也未说明情况,致使叶某欧的拆迁房屋被多丈量、登记、赔偿了100余平方米。事后,被告人廖某收受了叶某欧感谢费10000元。 

另查明:2007年9月,某县人民政府实施“干道2号”项目拆迁工程,所涉及的某县某镇十里社区三组的征地拆迁安置工作,委托由某县某镇人民政府实施,某县某镇人民政府指定由该镇城乡建设管理办公室具体组织实施,当地村组干部配合做拆迁政策的宣传、解释、协调及房屋、附属物指认等工作。 

【裁判结果与理由】 

四川省某县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征地拆迁工作是具有国家管理性质的活动。某县人民政府将“干道2号”项目拆迁工程,所涉及的某县某镇十里社区三组的征地拆迁安置工作,委托由某县某镇人民政府实施,某镇人民政府即具有从事这一行政管理工作的职权。被告人廖某基于村民小组副组长的特定身份,应某镇人民政府的要求和村委会的指派,在协助某镇人民政府征地拆迁安置工作中,具体从事的所在组被拆迁户的资料收集、统计上报,指认被拆迁房屋及附属物,带领拆迁工作人员丈量、核实被拆迁房屋及附属物等协助工作,其协助的工作是征地拆迁安置行政管理活动不可缺少的工作,其协助行为实际上是履行拆迁安置工作职责的行为,并非是一种劳务行为。基于参加协助的村组人员没有固定的工资收入,某镇人民政府按日发给被告人廖某补助20元,并不因此改变其协助行为的性质。征地拆迁安置工作,虽然不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列明的六项具体行政管理工作中,但由于该工作是具有国家管理性质的活动,应当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 

在从事上述公务活动过程中,被告人廖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依其行为应当分别以贪污罪、受贿罪定罪处罚,并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四条关于数罪并罚的规定决定刑罚。公诉机关指控其犯贪污罪、受贿罪成立。被告人廖某的辩护人认为,指控其收受的10000元,是被告人廖某从叶某欧多报拆迁房屋面积多领的拆迁赔偿款中分得的,系被告人廖某与叶某欧共同故意占有的公共财物。 

本院认为,被告人廖某应本组村民叶某欧之请,在带领拆迁办人员丈量、复查叶某欧被拆迁房屋面积过程中,放弃自己的职责,对叶某欧将他人的房屋指为其自己的房屋当场未予干涉制止、事后也未说明情况,致使叶某欧的拆迁房屋被多丈量、登记、赔偿了100余平方米,收受叶某欧10000元,主观上,叶某欧的故意是虚构事实多获得被拆迁房屋赔偿款,为达此目的而请求被告人廖某放弃自己应履行的协助职责,并无与被告人廖某共同骗取拆迁赔偿款的故意,被告人廖某的故意是放弃自己的协助职责为他人谋取利益,从而获得感谢费,二人无共同骗取拆迁房屋赔偿款的故意;客观上,叶某欧之所以能够多得被拆迁房屋的赔偿款,主要是因为叶某欧的虚构事实与被告人廖某放弃自己的协助职责,并非二人共同虚构事实骗取的结果;叶某欧之所以要送给被告人廖某10000元,是基于自己已经实际多获得被拆迁房屋赔偿款后,出于对放弃协助职责而为自己谋取了不当利益的被告人廖某的感谢,被告人廖某之所以收受叶某欧10000元,是其明知此乃是自己利用协助职务上的便利为叶某欧谋取了不当利益的报答。被告人廖某所得的10000元,并非被告人廖某与叶某共同故意占有的公共财物。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廖某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自愿认罪,退清了全部赃款,认罪态度较好,可依法酌定予以从轻处罚。对被告人廖某及其辩护人请求从轻处罚的意见,予以采纳。

被告人廖某同时犯贪污罪和受贿罪,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犯罪分子依法正确适用缓刑的若干规定》第三条第(四)项,关于犯有数罪的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犯罪分子不应适用缓刑的规定,对被告人廖某提出适用缓刑的意见,不予采纳。 四川省某县人民法院依照《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 

【裁判要旨】 

贪污罪案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表述的“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不应仅局限于村民委员会等村级组织,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的村民小组也应当属于“村基层组织”的范围,从事具体协助工作的村民小组组长等工作人员,应当属于“村基层组织人员”的范围。

本站声明:本站所载文章用于学习交流,若来源标注错误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及时处理。

日期:2021-05-15 | 所属分类:贪污罪案例             TAG标签: 贪污罪   北京贪污罪律师   

赵正彬律师 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 主任

北京市浩伟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主任、高级合伙人。中国人民大学 民商法研究生。第九届北京市律师协会专业委员会刑法专业委员会委员。第十届职务犯罪预防与刑事辩护委员会秘书长。中国法学会会员, 赵正彬律师自1996年始从事专职律师至今。自执业以来,本着“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执业信念,以“至诚至真,精益求精”敬业精神,精心服务于每一位委托人。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北京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
    律师咨询热线:138-1106-859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