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北京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

北京受贿罪律师咨询,受贿罪主观方面及钱权交易的认定

2021-01-17 14:36:51分类:职务犯罪辩护 阅读:1553
文章导读:北京受贿罪律师咨询,受贿罪主观方面及钱权交易的认定 对于受贿罪是目前司法实践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项罪名。但是审理和律师承办此类案件过程中,对于行为人在主观方面及客观方面的认识有较大的差异。因此,笔者根据网络观点和个人理解,列出关于受贿罪主观方面及钱权交易的认识,供大家学习交流和参考。

北京受贿罪律师咨询,受贿罪主观方面及钱权交易的认定 

对于受贿罪是目前司法实践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项罪名。但是审理和律师承办此类案件过程中,对于行为人在主观方面及客观方面的认识有较大的差异。因此,笔者根据网络观点和个人理解,列出关于受贿罪主观方面及钱权交易的认识,供大家学习交流和参考。 

一、需要对“利用职务之便”有认识     

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是指行为人利用本人职务范围内的权力,即自己职务上主管、负责或者承办某项公共事务的职权及其所形成的便利条件。细化来看,一般有三种具体表现形式,

1、直接利用行为人本人主管、负责、承办某一公共事务的职权;

2、利用行为人本人分管或主管的下属工作人员的职权;

3、利用行为人本人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去影响其他国家工作人员,利用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我们可以发现,行为人要么直接利用自己的职权,要么利用由于自己职务而产生的便利条件。一般情形是利用现在的职务上的便利,那么,既然是现任,对于行贿人的请托事项,是否需要直接利用职权,或者是否需要利用自己职权带来的便利条件,行为人必然要有最基本的认识。这种认识并不要求在收受财物、获知请托事项的同时产生,只要行为人在完成请托事项的过程中的任何时间点,发现需要动用职权或自己身份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时,就应该认为其具备了“利用职务之便”的认识。     

需要探讨的情形之一是任职之前约定请托事项并收受财物的,虽然收受财物是在任职之前,但行为人事实上在任职之后也确实需要利用职务之便方可完成请托事项,这时便成立受贿罪,那么如何界定行为人在收受财物之时的认识要素呢?笔者认为,应对将来可能利用到职务行为的这种认识称为概括认识。虽然行为人可能对任职后的具体职权分工状态不确定,但对可能利用到职务之便没有心理上的排斥,所以,行为人的认识是客观存在的,主观恶性是具备的。

情形之二是利用过去职务上的便利,具体还应视不同情况而定。如果行为人在卸任之后受他人请托,利用过去所任职务形成的便利条件为请托人谋取利益进而收受财物的,笔者认为这种情况与其身份已没有实质关系,不宜将这种情形界定为犯罪。如果行为人是在任职期间接受的请托事项并予以完成,只是相约在卸任之后收取财物的,行为人为他人谋利是在任职期间,其利用职务之便的主观故意早已存在且已付诸实际行动,用职务行为兑换财物的约定也早已存在,至于什么时候取得财物并不影响对行为人主观故意的认定。    

二、需要对行为是“索贿”或“受贿”有认识     

刑法规定的受贿犯罪的行为方式有两种,一是索贿,即主动向行贿人索要财物。索贿的,不要求为他人谋取利益。二是受贿,也就是被动的接受行贿人给予的财物,需要有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意图才能认定为犯罪。行为人需要对自己的“索要”和“收受”行为有明确认识,如果能够证明行为人确实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索要”或“收受”财物,就不能认定行为人有受贿犯罪的犯罪故意。    

三、需要对“权钱交易”的行为性质有认识     

综观世界各国对受贿犯罪的界定,大致有两种模式。

1、规定了不以交易性为受贿本质的单项受贿罪,即只要由于职务关系收受了财物即构成受贿罪,不要求为行贿人谋取利益。如韩国、日本和我国香港地区都有单项受贿罪的规定,目的是遏制这种行为可能带来的潜在危害。

2、以交易性为受贿行为的本质特征,以为行贿人谋求利益为要件,如新加坡、俄罗斯等国的刑法中有此类规定。是否将“为他人谋取利益”,既交易特性作为衡量行为是否构成受贿罪的标准,很明显,应由立法者根据社会保障的实际需要予以衡量、抉择。我国刑法中规定的受贿犯罪,不仅要求利用职务之便,同时在收受财物的情况下,要求为他人谋取利益。可见,我国刑法的立法本意是承认受贿犯罪的交易性的,这种交易性直接体现为职务行为与财物的交易,也就是“权钱交易”。陈兴良教授指出,“惩治受贿犯罪,刑法需要有自己的独立判断。这一独立判断就是受贿犯罪是‘权钱交易’。凡是符合‘权钱交易’特征的,不管它采取什么名义,都是变相的受贿,都是刑法可以惩罚的行为”。   

四、需要有“为他人谋利”的认识     

对于“为他人谋利”究竟是主观要件的内容还是客观要件的内容,争议颇多。笔者认为,应属于主观要件范畴。理由在于: 

1、虽然“谋利”需要付诸实际行动才能够实现,但只要受贿人基于职务之便,对行贿人的请托事项有了任何形式的许诺,则表明受贿人对“权钱交易”的认可,他的主观罪过就已经存在,主观罪过是承担刑事责任的基础,当然可以追究受贿人的刑事责任。同时,在司法认定过程中,只要证实受贿人基于职务之便对行贿人的请托事项有明示或默示的许诺,就认为受贿人主观上具备“为他人谋利”的认识。 

2、从文意解释的角度看,“为他人谋利”中的“为”是帮助、替的含义,“谋”在《辞海》中的解释为“图谋”、“计议”,所以,应将“为他人谋利”解释为图谋、计划为他人取得利益,而非为他人实现利益。⑺很显然,图谋、计划是行为人主观心态的体现。 

3、如果将“为他人谋取利益”理解为客观要件,势必将利用职务之便,许诺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的情况排除在犯罪成立之外,从而放纵犯罪,缩小了刑法打击此类犯罪的范围。 

4、中国社会自古以来讲究礼尚往来,国家工作人员也不可能避免正常的人情交往,有很多由于工作原因结识而后发展为纯粹私人友情的情况。 将“为他人谋利”理解为主观要件的内容,着眼点往往是“为”、和“谋利”两处,也就是强调行为人有利用职务之便谋取一定利益的计划和打算。 

二、关于权钱交易的认识 

受贿行为的本质特征可以概括为“权钱交易”。但是,仅仅弄清这一点还不够,因为本质的外在表现形态可能纷繁复杂并影响我们对相关问题作出正确判断,因而有必要进一步探讨权钱交易的基本形态。为此,我们认为需要引入“信念基点”这一概念。信念基点所指示的是以人所坚信不疑的一种基本价值判断为内心信念基础,并根据这种价值判断为一定的行为决意。 

由于我们引入了权钱交易的信念基点概念,因此,我们可以对权钱交易的基本形态作出以下学理上的划分: 

1、是基于双方共同的信念基点的受贿行为;

2、是基于行贿人片面的信念基点的受贿行为;

3、是基于公共政策上扩张防御的信念基点(是模糊的、隐含的、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信念基点)的受贿行为。 

因此,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获得对方当事人财物的行为(权钱交易行为),其具体情况有三:  

1、基于双方共同的信念基点的受贿,或者说是典型的权钱交易型受贿。 

即行为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诚实信用地”与相对人搞权钱交易,受贿人无论主动受贿还是被动受贿,但他都诚实愿意或者实际已经给对方谋取利益;行贿人无论情愿还是不情愿行贿,但他都以对方利用职务之便为其谋取利益为信念基点。所以,这种情形属于“典型的权钱交易型”受贿。这种受贿行为类型,“为他人谋取利益”既是行为人的主观故意内容,也可以是行为人的客观行为内容(但并不要求其必须是受贿罪的客观行为要件要素)。  

2、基于行贿人片面信念基点的受贿。 

无论是敲诈勒索型受贿(即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积极主动地”搞敲诈勒索),还是变相诈骗型受贿(即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积极主动地”或者“消极被动地”搞欺诈骗财),受贿行为人都在欺骗行贿人,因为受贿行为人既没有诚实意愿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对方谋取利益,也没有实际地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对方谋取利益。但是,行贿人片面地以对方利用职务之便为其谋取利益为信念基点而对其行贿;而受贿行为人既认识到自己没有为相对人谋取利益的诚实意愿,也认识到相对人片面地以行为人利用职务之便为其谋取利益为信念基点而对行为人行贿的基本事实。所以,这种情形属于“片面的权钱交易型”受贿。  

3、基于公共政策上扩张防御的信念基点(是模糊的、隐含的、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信念基点)的受贿。 

它只是行为人单纯地、表面不附任何外加条件地收受相对人的财物,而且在客观上没有明显的权钱交易特征(但可能隐含权钱交易),所以,这种情形属于“模糊的权钱交易型”受贿。如前所述,因为它同样存在权钱交易之虞,并且也实在地侵害了公务员职务的廉洁性,因此将其犯罪化就具有刑事政策上的正当性。 

以上是北京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为你整理的受贿罪主观方面及钱权交易的认定,以求抛砖引玉。

本站声明:本站所载文章用于学习交流,若来源标注错误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及时处理。

日期:2021-01-17 | 所属分类:职务犯罪辩护             TAG标签:    

赵正彬律师 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 主任

北京市浩伟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主任、高级合伙人。中国人民大学 民商法研究生。第九届北京市律师协会专业委员会刑法专业委员会委员。第十届职务犯罪预防与刑事辩护委员会秘书长。中国法学会会员, 赵正彬律师自1996年始从事专职律师至今。自执业以来,本着“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执业信念,以“至诚至真,精益求精”敬业精神,精心服务于每一位委托人。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北京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
    律师咨询热线:138-1106-859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