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北京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

北京受贿罪律师咨询_侵占受托人巨款未行贿如何定罪?

2021-05-15 10:36:51分类:热点关注 阅读:3239
文章导读:北京受贿罪律师咨询_侵占受托人巨款未行贿如何定罪? 张某利用其国家工作人员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向庭长了解打探李某之弟弟的量刑结果,是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李某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的行为。

北京受贿罪律师咨询_侵占受托人巨款未行贿如何定罪?  

赵正彬律师  
【基本案情】  

张某是某市公安交警大队事故科工作人员与李某是同乡关系。2013年8月,因为李某的弟弟涉及犯罪被移送法院审判。李某便找到张某帮忙,能否从轻从处理。张某表示与法院刑事审判法庭庭长因工作关系认识,可以给问一下。李某向张某许诺,事后将给一定的感谢。  

事后不久张某约刑庭庭长一起吃饭,表达了其同乡李某的意思,但并没有许诺向庭长赠送财物的意思表示。但是该庭长也没有向张某表达任何意思和承诺。此后,张某多次再约该庭长吃饭,该庭长只是说最近没有时间,家里正在装修房子。       

当张某把该庭长的情况反馈给李某时,李某表示可以给该庭长拿一部分钱。同年10月,张某再次给刑庭庭长打电话,询问李某之弟的案件结果。该庭长说,这个案件是一起窝案,之前有判决的各种结果,你可以了解参考,无法给你说出结果。张某了解以前的案件结果有判决缓刑的。因此,张某自己判断,李某之弟有可能也被判处缓刑。所以张某根据庭长的说法就把自己的推测和判断告诉了李某。     

此后不久,李某之弟被判处了缓刑。事后李某为了感谢张某和庭长,拿出30元给张某表示感谢。而张某认为此案已经被判处了缓刑,没有必要再给庭长送钱了,所以自己就把该笔钱消费据为已有。后来,李某又涉嫌其他犯罪被检察机关抓获后,为了立功,供出向张某给付30万元现金的经过。案发后张某被检察机关以受贿罪立案侦查。 

【案件争议】  

 上述事实,有三种不同意见。  

一、张某构成受贿罪。张某利用其国家工作人员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向庭长了解打探李某之弟弟的量刑结果,是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李某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的行为。根据《刑法》 第三百八十八条之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的,以受贿论处。  

二、张某构成侵占罪。张某拿到李某的钱后,并没有把钱送给庭长,而是看到案件结果后,认为没有必要再向庭长送钱。因此据为已有的行为是侵占。根据《刑法》第270条规定:侵占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将他人的交给自己保管的财物、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还的行为。本案中张某将拿到李某的钱并没有送给庭长的行为符合侵占罪的构成要件。因此,构成侵占罪。  

三、张某不构成犯罪。张某虽然找庭长了解打探李某之弟弟的案件情况,但其并没有明确的请托事项。庭长也没有对其做出任何承诺和明确表示量刑结果,也没有说出张某有什么具体的请托事项。李某之弟被判处缓刑的结果是案件本身的条件决定的,而不是张某的工作身份职权影响决定的。所以,张某不构成《刑法》 第三百八十八条之规定的受贿罪。至于能否构成侵占罪,另当别论。因为侵占罪依据刑事诉讼法规定,是属于告诉才处理的案件。检察机关不应立案处理。  

【律师评析】  

笔者倾向于第三种意见,张某不应以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能否构成侵占罪是告诉才处理案件,在此不多论。       

首先从犯罪构成要件谈起,张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没有错,初看从案件经过初看,张某似乎构成《刑法》 第三百八十八条之规定。但细致的分析。张某虽然是国家工作人员,也是通过国家工作人员为李某之弟弟犯罪行为谋取从轻处理的结果。但从庭长的表述中,张某只是了解打探案件情况,没有明确请求该庭长对李某弟弟判处缓刑的不正当利益的意思表示,也没有事先许诺或事后承诺庭长,在事后给予感谢或回报的意思表示。也就是张某的对于庭长来说,没有明确的请托事项。张某虽然是国家工作人员与庭长熟悉,只是朋友的名义和关系向其了解打探案件情况及量刑结果。这种现象笔者相信在日常生活中具有相当的客观事实存在或正在发生。      

其次:李某弟弟被判处缓刑是案件性质本身决定还是张某的国家工作人员身份所影响的呢?如果是案件本身性质决定李某弟弟被判处缓刑,就不能认定张某对此案件通过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影响了案件的量刑结果。这方面,笔者认为可以在对张某定性之前,组织人员对庭长办理的李某弟弟一案的法律适用,证据和客观事实重新认真审查。如果审查后,庭长在办理此案过程中没有瑕疵或违背法律规定的情况,就不能对张某定罪量刑。      

第三、根据我国《刑法》罪刑相适应原则,以及《刑法》第13条规定的“但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张某虽然以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向庭长了解打探案件情况,事后又收取了李某的巨额钱财,但其主观恶意不大,社会危害性较小,情节显著轻微,可以不认为是犯罪。     

第四、如果以受贿罪对张某处以刑罚。有背刑法惩罚为辅,教育为主的立法本义。根据受贿罪的量刑标准,张某收受李某的贿赂数额在30万元,属于数额特别巨大。依据规定可以量刑10以上有期徒刑。通过本案的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笔者认为对张某以受贿罪量刑有失偏激。但是张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收受他人巨额财物的行为,损害了国家工作人中的廉洁性和不可收买性。应当给予其严重的纪律处分。因此,笔者倾向于第三种意见。

本站声明:本站所载文章用于学习交流,若来源标注错误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及时处理。

日期:2021-05-15 | 所属分类:热点关注             TAG标签:    

赵正彬律师 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 主任

北京市浩伟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主任、高级合伙人。中国人民大学 民商法研究生。第九届北京市律师协会专业委员会刑法专业委员会委员。第十届职务犯罪预防与刑事辩护委员会秘书长。中国法学会会员, 赵正彬律师自1996年始从事专职律师至今。自执业以来,本着“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执业信念,以“至诚至真,精益求精”敬业精神,精心服务于每一位委托人。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北京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
    律师咨询热线:138-1106-859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