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北京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

受贿罪经典案例_收受银行卡未实际支取卡中存款如何定罪

2021-05-15 10:36:51分类:职务犯罪辩护 阅读:2481
文章导读:受贿罪经典案例_收受银行卡未实际支取卡中存款如何定罪 受贿罪在客观方面表现有不同的方式和各种手段。因此,在司法实践中对有的受贿罪在客观方面能否构成犯罪,有较大争议。本次受贿罪案例_收受银行卡未实际支取卡中存款如何定罪,就是其中一个较为有争议的案例。

受贿罪经典案例_收受银行卡未实际支取卡中存款如何定罪 

受贿罪在客观方面表现有不同的方式和各种手段。因此,在司法实践中对有的受贿罪在客观方面能否构成犯罪,有较大争议。本次受贿罪案例_收受银行卡未实际支取卡中存款如何定罪,就是其中一个较为有争议的案例。 

程某某受贿案由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于2002年2月21日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起诉书指控:1997年至1998年间,被告人程某某在担任某石油勘探局副局长、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油田勘探开发管理部副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进口聚丙烯酰胺招投标活动中,多次为英国联合胶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国联胶公司)代理商陈某及中国国际企业合作公司谋取利益,并收受陈某所送存有81867美元(折合人民币678847.79元)的招商银行“一卡通”银行卡一张。程某某还在担任某石油勘探局副局长并担任采购聚丙烯酰胺招标小组组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安排中国上海三琦实业有限公司业务员应某为日本国际石油株式会社与某石油勘探局业务活动的中介代理,为应某谋取利益,收受应某32000美元(折合人民币265260.80元)。程某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构成了受贿罪,且受贿数额特别巨大,请依法惩处。   

被告人程某某辩称:接受陈某的招商银行“一卡通”,是准备用于帮助对方购买境外股票的;没有接受应某的美元。   

辩护人认为:指控程某某收受陈某贿赂的事实不能成立,招商银行“一卡通”的用途是陈某委托程某某买股票,“一卡通”中的美元系整存整取,程某某并不能直接支取,故该存款的所有权未转移;指控程某某收受应某贿赂证据不足,不能成立。

受贿罪案例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一、1997年至1998年6月间,程某某担任某石油勘探局副局长兼采购开采聚丙烯酰胺招标小组组长。在某石油勘探局进口聚丙烯酰胺的招标活动中,中国国际企业合作公司代理的外国投标商英国联胶公司生产的1285聚合物中标。1997年5月2日、1998年4月18日,中国国际企业合作公司与某石油勘探局签订了聚丙烯酰胺的购销合同。2000年8月,双方经协商修改了合同(合同编号:98CIECC040520)中英国联胶公司生产的聚丙烯酰胺1285HN的单价和总价。同年8月4日,英国联胶公司的代理商陈某(另案处理)为感谢程某某在业务活动中的合作,送给程某某一张存有81867美元的招商银行“一卡通”银行卡,该卡帐号:001007090266,储蓄种类为整存整取2年期,折合人民币678841.16元;同时还有一张写有银行卡密码和数额的字条。后程某某变更了密码,并将该银行卡和字条存放于自己租用的招商银行北京分行亚运村支行保管箱内,案发后被起获。 
认定以上事实的主要证据(省略)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   

被告人程某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钱财,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依法应予惩处。起诉书指控程某某第一起受贿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某某及其辩护人所提招商银行“一卡通”的用途是陈某委托程某某买股票之用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缺乏证据支持。程某某的辩护人认为,招商银行“一卡通”系整存整取、期限二年,虽程某某修改了银行卡的密码,但程某某并不能支取,银行卡内存储美元的所有权未转移,起诉书指控的第一起受贿事实不能成立的辩护意见,经查,程某某收受陈某给予的招商银行“一卡通”银行卡的事实存在,证人陈某的证言和程某某修改“一卡通”银行卡密码的行为,均能说明程某某有受贿的故意,程某某长期将银行卡存放在自己租用的银行保管箱内的行为,符合受贿罪的特征。程某某及其辩护人所提程某某没有收受应某给予的美元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经查,应某和王某的证言均证实,程某某在与应某、王某用餐后,收受了应某给予的美元,故程某某否认受贿的辩解,不予采信。   

综上,被告人程某某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起诉书指控程某某在第二起受贿犯罪中受贿32000美元的数额不当,应按法庭调查中核实的26000美元为准。 据此,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02年12月20日作出判决: 

被告人程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一审宣判后,程某某不服,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被浩人的上诉理由:   

程某某的上诉理由是:一审判决认定他受贿的第一起事实定性不准,“一卡通”银行卡是陈某委托其购买股票用的;一审判决认定他受贿的第二起事实与实际不符,他没有收受应某的26000美元。   

程某某的辩护人认为:程某某没有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利,一审判决认定程某某收受“一卡通”构成受贿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证明程某某收受应某的美元的证据没有说服力。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程某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钱财,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依法应予惩处。程某某及其辩护人分别所提“一审判决认定的第一起事实定性不准,证据不足,程某某没有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利”等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程某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陈某给予的“一卡通”银行卡后即变更密码,并长期将该卡存放在其在银行租用的保险箱中,直至案发被查获的事实,显见其主观上对该卡及卡中存款有非法占有的故意,虽尚未实际领取该存款,但其收受钱款的行为已经实施终了,故已构成受贿罪

程某某提出“一卡通”银行卡是陈某委托其购买股票所用,并无证据证实。对于程某某及其辩护人所提“一审判决认定的第二起事实与实际不符,程某某没有收受应某给予的26000美元,现没有具有说服力的证据可佐证程某某是否收受了应某给予的美元,且证人证言相互矛盾,一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等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程某某非法收受应某给予26000美元的事实,不仅有证人应某的多次证言证实,且证人王某的证言亦证实其曾将应某带来的贿赂款两万多美元交给了程某某。对于此项受贿的数额,一审法院根据相关证据予以认定无误。故程某某及其辩护人分别所提前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缺乏事实依据,不予采纳。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03年3月12日裁定: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摘要】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的银行卡并改动密码,至案发时虽未实际支取卡中存款,但主观上明显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应视为收受钱款的行为已经实施终了,构成了受贿罪。  

上述受贿罪案例,被告人在主体方面,客观方面均符合受贿罪的构成要件,被告人虽然在收受他人的银行卡后,没有改动卡的密码,没有支取银行卡中的资金。看似没有受贿罪的故意,但是其在收受他人赠送的银行卡以后,并没有在一定的时间内返还或上交有关部门,没有支取卡内资金并不影响其受贿罪的心理故意。

本站声明:本站所载文章用于学习交流,若来源标注错误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及时处理。

日期:2021-05-15 | 所属分类:职务犯罪辩护             TAG标签:    

赵正彬律师 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 主任

北京市浩伟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主任、高级合伙人。中国人民大学 民商法研究生。第九届北京市律师协会专业委员会刑法专业委员会委员。第十届职务犯罪预防与刑事辩护委员会秘书长。中国法学会会员, 赵正彬律师自1996年始从事专职律师至今。自执业以来,本着“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执业信念,以“至诚至真,精益求精”敬业精神,精心服务于每一位委托人。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北京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
    律师咨询热线:138-1106-859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