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北京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

受贿罪案例,已办理退休手续依然从事公务的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主体认定

2021-05-15 10:36:51分类:职务犯罪辩护 阅读:3578
文章导读:受贿罪案例,已办理退休手续依然从事公务的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主体认定 对处于离退休阶段的人员是否属于公家工作人员的认定,应从实际出发,从单纯以身份本身来判断主体性质的标准转变为以职权和职责为主

受贿罪案例,已办理退休手续依然从事公务的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主体认定

基本案情

被告人王某,男,1942年生,汉族,大专文化,原系某市人民体育场书记、场长、某市体育彩票管理中心主任、书记。因涉嫌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于2004年4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被依法逮捕。

某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王某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向某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王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及事实予以否认,认为不构成贪污罪和挪用公款罪。认为其没有冒用朱某名义的主观故意,作为无房户没有必要以朱某的名义占有房子,而且其住房是应该得到的奖励,经过领导同意的;2002年12月其已退休,返聘在体彩中心协助工作,公款支出时没有任何职权。其辩护人认为指控被告人王某犯贪污罪和挪用公款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王某取走45万元支票是体育场班子研究决定的,王某在支票存根上先签上自己的名字又划掉写上朱某的名字不能认定为冒用;挪用发生时,王某已退休没有职务身份不具备挪用主体资格。

 某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1997年12月16日,某市人民体育场(以下简称体育场)为某市体育局下属的事业单位,被告人王某利用担任体育场场长,主管财务的职务便利,擅自以给该场副场长朱某购房为由,通过单位会计徐作德套取一张45万元的转账支票,并在该支票根上冒用朱的签名。嗣后将该支票存人某康泰建筑技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泰公司)预收款账户。随后,王某委托他人将该45万元从康泰公司转出并提取现金。1999年5月,被告人王某将该45万元现金用于注册以其妻子和女儿为股东的个人企业某广鸿经贸有限公司的验资款,之后被告人又将该45万元作为广鸿公司租赁体育场看台的租金支付给体育场。

2000年上半年,被告人王某向某市体育运动委员会(以下简称市体委)主任辛某及某省体育彩票管理中心(以下简称省体彩中心)主任邢某谎称其没有分到福利住房,要求解决住房。2000年7月3日,市体委产业处处长包某根据辛某的旨意,以“一直没有兑现给王某奖励一套住房”为由,经市体委给省体彩中心打了“关于奖励王某、王某同志住房的请示”(以下简称请示)报告。同年7月8日,省体彩中心主任邢某在该“请示”上批示:“同意用应兑现奖金为二位同志解决住房。”王某将该“请示”出示给辛某看后自行保存。同年8—11月期间,王某找到某凤元装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凤元公司)的丁学春,让丁以支付某市体育彩票管理中心(以下简称市体彩中心)装修款的名义,分别开出30万元、18万元的装修款假发票各一张,交给辛某签名。后王某以辛批准的省体彩中心奖励购房款的名义,将该发票交给某体育场改造工程指挥部(以下简称指挥部)出纳员李某,从李处领取30万元、18万元转账支票各一张。同年9月20日、11月14日,王某将这两张转账支票存人其女王某的股票资金账户,据为已有。

2002年8月18日,被告人王某利用其担任某市体彩中心主任、主管财务的职务之便,采取欺骗手段,借给单位副主任王某解决住房之机,以兑现“请示”为名,将本应作为前述第一笔48万元支款根据的“请示”拿出交给财务人员,让出纳员殷某给其开出一张48万元转账支票。后王某用该款为其女儿王某购买个人房产。 

2002年3月至2003年1月,被告人王某利用担任市体彩中心主任、书记主管财务的职务之便,与市体委竞赛中心(以下简称市竞赛中心)主任孙逢孝签订假租房合同,以支付房租费名义,套取市体彩中心应上缴省体彩中心的313万元,转存到市竞赛中心在某商业银行体育场支行开立的支票账户(属账外户)。并先后安排市体彩中心出纳员殷某和某金海洋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海洋公司)出纳员沙晶管理该账户,一直控制该支票账户的银行预留印鉴。2003年1月14日,王某利用对该账户的实际控制权,应其朋友于某个人人股注册私人公司急需50万元的请托,指使殷从该账户给于开出一张50万元的转账支票,供于成立金海洋公司验资注册使用。同年1月21日,于将该款返还。

某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贪污公款93万元,挪用公款50万元给他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严重地侵犯了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廉洁性和公款所有权、使用权,其行为已分别构成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关于王某及其辩护人所提无罪的辩护意见,经查,王某以本单位其他有权分房职工的名义进行购房的行为及利用省体彩中心请示领取两套房款,其中多领的一套房款,均系贪污;王某从市体彩中心退休后又被返聘,在此期间将市体彩中心存在市竞赛中心账外户上的50万元借给朋友于某,作为注册私人公司验资款的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故该辩解和辩护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但鉴于被告人王某挪用公款时间较短,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项、第三百八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1.被告人王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2.赃款九十三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一审宣判后,王某向某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王某上诉提出,45万元是分得的住房款,两个48万元是兑现奖励款,挪用公款时已经退休,不构成犯罪。其辩护人还提出王某在审理期间有检举立功表现的辩护意见。

某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查明:上诉人王某在任某市体育场党总支书记期间,于1997年12月16日,通过单位会计徐作德以副场长朱某名义领取一张人民币45万元的转账支票,在支票的用处栏写明“预收房款”,并于同月17日将该支票存人康泰公司预收款账户。此后,王某所在单位进行住房改革,朱某自己从单位领取了房款。王某因在单位未分得住房,便从康泰公司开出购房发票,以其本人购房的名义将该款在单位报销。

其余事实和证据与一审认定的事实和证据相同,二审予以确认。

【裁判结果与理由】

某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王某虽然冒充朱某的名义从单位预支了45万元房款,但其在报销时向单位明确,系其本人购房用款。由于王某所在单位进行住房改革,该笔款项为王某应得款项。王某及其辩护人所提此笔报销45万元购房款不构成贪污犯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予以采纳。王某用空军某房地产处的发票,核销其于2002年8月18日从单位取得人民币48万元的转账支票,系兑现“请示”批准的奖励,不属于贪污。王某及其辩护人所提此笔48万元不构成贪污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但王某于2000年6月23日和2000年11月8日虚构装修某市体彩中心工程的事实,分别用人民币30万元、18万元假发票2张在某市体育场改造工程指挥部报销的行为,既不属于真实、合法支出,又与兑现奖励无关,系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骗取公共财物的行为,王某及其辩护人所提报销该笔装修工程款是兑现“请示”奖励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予采纳;王某挪用公款时虽已退休,但其实际上仍然管理、支配着国有财产,具备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其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给他人,进行营利活动的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王某及其辩护人所提该行为不构成挪用公款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鉴于王某贪污犯罪的事实发生重大变化,且贪污人民币48万元的赃款已被追缴;挪用公款时间短,且款项已在案发前返还;其又能检举他人犯罪,经查证属实,构成立功。可对王某减轻处罚。原判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三)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项,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某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大刑初字第168号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即撤销被告人王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被告人王某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赃款九十三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二、上诉人王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赃款人民币四十八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裁判要旨】

贪污罪挪用公款罪 对处于离退休阶段的人员是否属于公家工作人员的认定,应从实际出发,从单纯以身份本身来判断主体性质的标准转变为以职权和职责为主,兼顾身份作为判断主体性质的标准,强调职权和职责对于主体性质的关键性。具体而言,应以行为人实际交接工作的时间为准,认定其是否具有国家工作人员相应的职权和应履行相应的职责,确定其行为是否属于“从事公务”,以准确区分罪与非罪。

本站声明:本站所载文章用于学习交流,若来源标注错误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及时处理。

日期:2021-05-15 | 所属分类:职务犯罪辩护             TAG标签:    

赵正彬律师 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 主任

北京市浩伟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主任、高级合伙人。中国人民大学 民商法研究生。第九届北京市律师协会专业委员会刑法专业委员会委员。第十届职务犯罪预防与刑事辩护委员会秘书长。中国法学会会员, 赵正彬律师自1996年始从事专职律师至今。自执业以来,本着“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执业信念,以“至诚至真,精益求精”敬业精神,精心服务于每一位委托人。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北京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
    律师咨询热线:138-1106-859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