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贪污贿赂罪辩护律师网

贪污罪案例|拍卖行总经理瞒报,隐匿公司经营收入贪污罪

赵正彬律师 2017-9-4 浏览次数:728
摘要:贪污罪案例|拍卖行总经理瞒报,隐匿公司经营收入贪污罪 在国有企业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应以国家工作人员论,该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共同采取收入不入账的手段,在公司改制过程中瞒报、隐匿公司经营收入,非法侵吞国有资产,构成贪污罪。
贪污罪案例|拍卖行总经理瞒报,隐匿公司经营收入贪污罪
登记为集体所有实为国有的企业应认定为国有企业-拍卖行总经理贪污罪案件主体身份的分析
【基本案情】
江苏省某某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以下相关事实,证明登记为集体所有实为国有的企业应认定为国有企业
1、有关主体身份的事实
       某某市人才服务中心(以下简称人才服务中心)与某某市人才资源公司(以下简称人才资源公司)均为某某市人事局下设的全民事业单位。仁达拍卖公司前身为仁达拍卖行。仁达拍卖行系于1996年5月经人才服务中心同意,由人才服务中心下属某某仁达实业公司(以下简称仁达实业公司)以实物投资50万元作为注册资金创办的集体企业。同年8月,仁达实业公司增资58万元,注册资金变更为108万元。同年11月20日,仁达实业公司与人才服务中心签订协议,将仁达拍卖行改由人才服务中心投资,仁达实业公司投入的资本108万元收回,仁达拍卖行的组织形式由集体变更为全民,并于同月22日办理了相应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1999年4月,根据上级部门有关对拍卖行业统一改制为公司的通知精神,由人才资源公司作为新增股东并增资人民币10万元后,仁达拍卖行的企业名称更名为某某仁达拍卖行有限公司,注册资金变更为人民币118万元。
      被告人王某某于1999年!月25日经人才服务中心聘任为仁达拍卖行总经理,聘期两年、此前,其为仁达实业公司聘任的财务负责人(总账会计),人员性质登记为全民聘用干部。同年4月,被告人曹某某被仁达拍卖行聘用为财务会计,合同聘期为三年。同月5日,仁达拍卖公司两股东人才服务中心和人才资源公司选举王某某为公司的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同时聘任王某某为公司经理。被告人王某某、曹某某任职聘期届满后,均未办理续聘手续,但直至2004年改制结束前,王某某、曹某某均自然延续行使原有职责。
2004年2月,仁达拍卖公司进行改制,经某某普发会计师事务所评估,仁达拍卖公司净资产评估值为人民币130.71万元,被告人王某某通过竞拍,以人民币133万元价格买人后,于2004年2月27日作了股权交割。同年3月25日,因涉及仁达拍卖公司当时投资未到位情况,某某市财政局通过某某市人事局将118万元补还给了改制后的仁达拍卖公司。同年4月,被告人王某某将仁达拍卖公司净资产40%转让给被告人曹某某,并变更了工商登记。至此,改制后的仁达拍卖公司股东为王某某和曹某某,两股东分别占股比例为60%和40%。
      另查明1996年仁达实业公司的初始实物投资50万元未到位,其后增资的58万元在验资后短时间内抽回1996年11月,人才服务中心按协议转投人的108万元实际也未出资到位1999年4月,人才资源公司作为新股东投资的10万元在验资后不久也被抽回。2004年改制时因涉及仁达拍卖公司当时投资未到位情况,经改制领导小组研究,按照国有企业进行
改制。2004年2月改制结束。同年3月25日,某某市财政局通过某某市人事局将118万元补还给了改制后的仁达拍卖公司。
2、贪污事实
      被告人王某某、曹某某分别在担任仁达拍卖公司总经理、会计期间,利用某某市政府有关部门对仁达拍卖公司清产改制的机会相互勾结,为低价竞买仁达拍卖公司,两被告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于2003年3月至2004年2月,在企业改制过程中,先后多次隐瞒国有资产,共同侵吞本单位公款,合计人民币1275410元。
(1)2003年6月28日,仁达拍卖公司对某某资生铸造有限公司破产资产进行拍卖,由竞买人陆志刚竞得该标的,后陆志刚未按规定履行拍卖成交确认书,该公司遂根据拍卖规定将陆志刚缴纳的60万元保证金作为违约赔偿金不予返还。同年7月,经双方交涉,仁达拍卖公司从中返还给陆志刚3万元,余下57万元未予返还。
2003年9月份,被告人王某某利用其担任仁达拍卖公司经理的职务之便,在公司改制过程中,为达到非法占有公司资产的目的,与被告人曹某某合谋,采取收入不入账和做假账的方式,将该笔57万元违约金隐匿在账外。直至2004年2月公司改制结束后,两被告人才于2006年12月份将其中的27万元作为咨询费支付给拍卖委托单位,余下的人民币30万元作为公司改制后的收入。2007年1月,仁达拍卖公司为该60万元缴纳各项税费合计人民币232590元,实际非法占有67410元。
(2)2002年8月,中化某某汇丰石化有限责任公司委托仁达拍卖公司对其拥有的汇丰大楼进行拍卖抵债。后中城公司以820万元竞买成功,根据约定,中城公司应缴纳成交总价款4%的佣金给仁达拍卖公司。被告人王某某想从中城公司处购买汇丰大楼第三层面作为公司办公用房,在与该公司总经理许卫刚洽谈购房事宜过程中,商定将中城公司应当支付给仁达
拍卖公司的佣金抵做房产。同年11月,仁达拍卖公司用单位账面其他买受人拍卖价款118万元和公司拍卖佣金32.8万元,以公司名义购买了该某某市跃龙路28号汇丰大楼三楼538.63平方米房产。后被告人王某某、曹某某合谋,采取记假账和签订虚假租赁合同的形式隐匿该房产(其中包括拍卖佣金32.8万元的购房款在内)。在公司改制过程中,两被告人为达到非法占有的目的,隐瞒购置汇丰大楼房产的事实,从而将佣金人民币32.8万元非法占有。
(3)2002年10月至2003年初,仁达拍卖公司在承拍启东市相关单位的拍卖业务过程中,被告人王某某与被告人曹某某合谋,先后将相关单位缴纳给仁达拍卖公司的553155元佣金及535040元佣金不入账,由被告人曹某某经手存放在账外。2004年2月,在仁达拍卖公司改制过程中,两被告人利用职务之便将两笔佣金中的人民币88万元用于购买仁达拍卖公司,该款由两被告人非法占有。
3、有关量刑情节的事实
2007年3月,中共某某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在调查有关人员涉嫌受贿违法违纪问题,找被告人王某某和曹某某核证时,王、曹二人主动交代了在仁达拍卖公司改制中隐匿资产的问题,并退出了全部赃款。检察机关在侦查期间,分别暂扣了被告人王某某、曹某某人民币15万元和8万元。在法院一审期间,被告人王某某交了财产刑保证金人民币30万元和20万元。
【裁判结果与理由】
     江苏省某某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某、曹某某系在国有企业中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两被告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产,其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本案系共同犯罪,被告人王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曹某某起次要作用,是从犯。被告人王某某、曹某某在接受纪检部门调查有关人员涉及受贿时,能主动如实交代自己的贪污罪行,可视为自首。根据两被告人的犯罪数额、犯罪情节、悔罪表现,两被告人均予以减轻处罚。
综合被告人的辩解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评判如下:
1、关于仁达拍卖公司的企业性质和两被告人的主体资格问题
本院认为由于仁达拍卖行投资主体前后分别为集体企业和全民企业,设立和变更该拍卖行是集体和全民单位意志,而非个人意志。尽管集体企业或全民企业投资不到位或到位验资后又抽回,但该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经营者也没有投人,企业生存主要靠自身以及当时政策扶持。由于拍卖行业是一种特许行业,存在着特许经营权,资金对开展业务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通过什么途径有什么能力能接到这种业务。当时的背景是相关部门正在加强对拍卖行业的管理,江苏省贸易厅在苏贸发(1998)140号文件《关于加强拍卖行业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中明确。开展公物拍卖业务须经当地政府批准,各地主管部门要积极向当地政府提出公物拍卖的指定企业。。为此,通过整顿,某某市贸易局、某某市公安局、某某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以通贸发(1998)134号文确定仁达拍卖行可以继续从事拍卖活动。因此可见,仁达拍卖行的设立、生存主要依托于相关法律利当地政府的政策扶持,尽管企业在设立及演变过程中存有瑕疵,但实质并不受影响,企业的性质依法仍应认定为国有企业。尽管王某某在1999年企业困难之时,其个人垫资了部分费用,但并不能因此认定该企业为其个人所有。况且,开办单位在仁达拍卖公司改制时也注意到l18万元未到位的缺陷,遂进行了补资。据此,应认定仁达拍卖公司为国有企业。被告人王某某、曹某某分别作为国有公司的总经理和负责财务工作的会计,其身份均为国家工作人员。
2、关于两被告人聘期届满后未办续聘手续是否影响两被告人主体身份的问题。本院认为两被告人聘期届满后,虽均未办理续聘手续,但直至2004年改制结束,王某某二直是该拍卖行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曹某某一直是该拍卖行的财务会计,并无因未办续聘手续而改变其两人的身份和职务,事实上仍在行使原有职责,而聘用单位也始终认可两被告人自然延
续行使原有职责。故被告人和辩护人所提出的该辩解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3、关于30万元拍卖违约金和32.8万元购房款系公司占有,而非个人占有的问题。本院认为在公司改制过程中,因公司资产部分被隐瞒,行为人相应少缴了购买款。此后虽转移归改制后的新拍卖公司所有,但分配权利均归作为改制后的公司自然人股东享有。因此,被侵吞的公共财物在形式上仍然属于拍卖公司的固定资产,但由于财产所有权事实上已经发生了转移,财产的公共属性已经受到实质性侵犯。因此,两被告人将部分公共财物通过隐瞒的方式,并最终处置给改制后拍卖公司的行为应当视为其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后的一种处置方式,不影响对其行为性质的认定。
4、关于拍卖违约金纳税情况以及扣减的问题。本院认为被告人虽于改制后将60万元违约金作为新公司的收人人账,但支出其中27万元作为应付委托单位的咨询费,另又缴纳了相关的税款计232590元。从有利于被告人出发,宜将该两笔支出予以剔除,故两被告人的实际犯罪数额为人民币67410元。
5、关于两被告人合谋将启东拍卖佣金收人置于账外,并将其中88万元用于购买公司证据不足的问题。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某虽否认清楚曹某某将承拍启东相关拍卖业务两笔佣金共88万元用于购买公司,但其同时也承认其清楚在启东承拍相关业务的收入也存在账外,只是不知道具体数额。由于其与曹某某均没有个人出资而占有改制后的公司,其对自己是在实施侵吞公共财物的行为是明知的,且曹某某亦供认到其将账外88万元拍卖佣金用于购买改制企业,本身就是按与王某某商议后用账外资金所进行的操作,故对被告人王某某依法应以共同贪污论处。
1、江苏省某某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82条、第383条第1款第(1)项、第2款、第91条、第93条第2款、第67条第!款、第25条第1款、第26条第1款、第4款、第27条、第64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第9条之规定,判决如下l.被告人王某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30万元被告人曹某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0万元。
2、已追缴被告人王某某、曹某某违法所得人民币1275410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某某及其辩护人的上诉理由、辩护意见是;(1)仁达拍卖行、仁达拍卖公司分别是名为集体、国有的企业,实为私营企业,上诉人王某某并非国家工作人员,其行为不构成贪污罪;(2)上诉人王某某不清楚仁达拍卖公司承接了启东相关拍卖业务,故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王某某将仁达拍卖公司承拍启东相关拍卖业务所得88万元佣金用于购买改制企业的证据不足。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曹某某及其辩护人的上诉理由、辩护意见是因仁达拍卖行、仁达拍卖公司的开办、增资资金实际未到位,原判认定仁达拍卖公司的性质为国有企业错误,且认定上诉人曹某某的主体身份为在国有企业中从事公务的人员不当。
      江苏省某某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原审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确认仁达拍卖公司改制前为国有企业,以及上诉人王某某、曹某某利用分别担任仁达拍卖公司经理、会计的职务上的便利,采取将收取的拍卖佣金、保证金等收入不入账的手段,在仁达拍卖公司改制过程中予以瞒报、隐匿,从而非法占有国有财产合计人民币1275410元的事实。另外,在原审查明仁达拍卖公司从成立、变更到改制等演变过程的基础上,补充查明仁达拍卖行的初始开办单位仁达实业公司系由某某市人事局于1993年11月开办,注册资金来源于某某市人事局下设的全民事业单位人才服务中心全额拨款,经济性质登记为集体所有制。1996年5月,仁达实业公司经人才服务中心、某某市人事局同意,以实物出资50万元设立仁达拍卖行,登记为集体所有制。同年8月,仁达实业公司增加货币出资58万元,经验资注册后不久即被抽走。同年11月,经人才服务中心与仁达实业公司达成协议,仁达拍卖行改由人才服务中心投资,经济性质变更为全民所有制,并进行了企业国有资产产权登记。1999年4月,全民事业单位人才资源公司作为新股东向仁达拍卖行增加货币出资10万元,经验资注册后不久也被抽走。至此,企业更名为仁达拍卖公司,注册资金变更为l18万元的国有公司。公司财务账册将实物出资50万元记为存货,将货币出资68万元记为其他应收款。2004年2月,仁达拍卖公司改制,被告人王某某以人民币133万元竞价受让,并进行了股权交割。同年3月25日,该改制后的仁达拍卖公司收到某某市财政局通过某某市人事局拨付的公司改制前的应收款118万元。
      江苏省某某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关于仁达拍卖公司的企业性质的上诉理由、辩护意见,经查仁达拍卖公司的开办单位仁达实业公司的注册资金来源于全民事业单位人才服务中心的全额拨款,虽然登记为集体所有制性质,但实为全民单位独资创办的企业,应认定为国有企业。1996年11月,由原仁达实业公司投资设立并进行了增资的仁达拍卖行改由人才服务中心投资,经济性质变更登记为全民所有制,并在同期进行了国有资产产权登记,确认为国有法人股权,实际上是主管部门对企业经济性质的准确核定。另一股东全民事业单位人才资源公司于1999年4月向仁达拍卖行增资的10万元亦为国有资产的投人,已经国有资产变动产权登记确认为国有法人股权。审计报告、银行进账单、记账凭证及附件等证据证实,增资的68万元货币资金均进人仁达拍卖公司实收资本账户,说明国有资产的投资实际到位。虽然国有投资款之后被抽走,但抽走投资并不能改变仁达拍卖公司实由国有资产投资开办的本质。此外,国有投资款虽被抽走,但仁达拍卖公司在财务处理上仍挂账记为其他应收款,且改制后的仁达拍卖公司收到公司改制前的应收款118万元,也说明国有资产的投资是实际到位的。况且,无证据证明还有其他成分的资产(包括上诉人王某某、曹某某个人资产)向仁达拍卖行、仁达拍卖公司进行过注资。故仁达拍卖行、仁达拍卖公司的经济性质应认定为国有企业,其在改制前的经营收人应认定为国有资产。上诉人王某某、曹某某分别系仁达拍卖公司的经理、会计,具有履行管理、监督国有资产的职责,均为在国有公司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均应以国家工作人员论。上诉人王某某及其辩护人关于此点的上诉理由、辩护意见,上诉人曹某某及其辩护人的上诉理由、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王某某不清楚仁达拍卖公司有启东相关拍卖业务、认定王某某将该相关拍卖业务所得88万元佣金用于购买改制企业证据不足的上诉理由、辩护意见,经查尽管用存放于公司账外的88万元经营收人作为购买改制企业的资金系由上诉人曹某某经手操作,但上诉人曹某某的供述指证此系上诉人王某某与其共同商议的结果。对此,上诉人王某某亦有供述,承认其与上诉人曹某某商议用公司账外资金购买改制企业,并对公司承拍启东相关拍卖业务的收入放于账外一事知情;其亦承认用于购买改制企业的资金除向他人借款45万元外,其余均来源于仁达公司小金库资金,其个人并无资金。而且,还有书证证明上诉人王某某参与了部分启东相关拍卖业务佣金的结算。故上诉人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上诉人王某某、曹某某系在国有公司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应以国家工作人员论。两上诉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共同采取收人不入账的手段,在仁达拍卖公司改制过程中瞒报、隐匿公司经营收人,非法侵吞国有资产合计人民币1275410元,其行为均构成贪污罪。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本院予以支持。
江苏省某某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89条第(1)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要旨】
1、公司的注册资金来源于全民事业单位的全额拨款,虽登记为集体所有制性质,但实为全民单位独资创办的,且该公司增资亦为国有资产的投入。因此,该公司应为国有企业。
2、在国有企业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应以国家工作人员论,该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共同采取收入不入账的手段,在公司改制过程中瞒报、隐匿公司经营收入,非法侵吞国有资产,构成贪污罪。
【关键词】
注册资金 集体所有 国有企业 贪污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82条、第383条第1款第(1)项、第2款

 上一篇
 下一篇
 

北京贪污贿赂罪刑事律师网专业办理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等职务犯罪为主要业务的刑事辩护律师精英团队,致力研究受贿罪量刑标准贪污罪量刑标准挪用公款罪量刑标适用,专注于贪污罪量刑,受贿罪量刑,挪用公款罪量刑幅度辩护及无罪辩护的北京刑事律师,倾心于刑事辩护律师业务的北京刑事律师网刑事律师咨询热线:13811068599  赵正彬律师

贪污罪
北京贪污罪辩护律师
贪污罪
贪污罪构成要件
贪污罪立案标准
贪污罪量刑标准
贪污罪区别界定
贪污罪相关博文
贪污罪司法解释
贪污罪案例
 
 
聚卓伟之才
扬浩然正气
 
北京市浩伟律师事务所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08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