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

专  注  贪  污  贿  赂  渎  职   犯  罪  辩 护

首页

受贿罪

贪污罪

行贿罪

挪用公款罪

挪用资金罪

职务侵占罪

罪名解析

渎职犯罪

贪污罪 - 贪污罪博文 - 贪污罪律师咨询_事实推定在贪污贿赂罪中的实证分析

您当前的位置在 > 首页 > 贪污罪 > 贪污罪博文 > 贪污罪律师咨询_事实推定在贪污贿赂罪中的实证分析

贪污罪律师咨询_事实推定在贪污贿赂罪中的实证分析

贪污罪博文 发布时间:2018-12-02 15:27:43 阅读量:624
来源:

文章导读 贪污罪律师咨询_事实推定在贪污贿赂罪中的实证分析 司法实践中,为了查明刑事案件的唯一事实,需要合理运用经验法则、司法认知、事实推定三种方法对不同证据予以综合评判,以最大限度还原案件事实真相,认定案件事实。在证据评价时,刑事法官依据经验法则对证据材料的证明有无及大小进行价值判断和取舍,

贪污罪律师咨询_事实推定在贪污贿赂罪中的实证分析 

司法实践中,为了查明刑事案件的唯一事实,需要合理运用经验法则、司法认知、事实推定三种方法对不同证据予以综合评判,以最大限度还原案件事实真相,认定案件事实。在证据评价时,刑事法官依据经验法则对证据材料的证明有无及大小进行价值判断和取舍,从而根据确认的证据认定案件事实。一般而已,被害人陈述的事实不利于被告人,其证明力比起与二人并不相识的路人的证言要低。相反,与被告人存在亲属关系的证人陈述不利于被告人的事实,则其证明力较高,如与儿子关系融洽的父亲指证儿子实施抢劫行为,其证明力较高。司法实践中,运用经验法则应遵循以下规则:

 

(一)应当将经验法则具体化

 

在适用经验法则时,刑事法官应当关注具体经验法则产生的背景,并需将其放到与案件核心事实相关的证据材料所涵盖的范围内,使这种经验事实透过逻辑推理形成与待证事实之间的证明关系。具体来说就是要在全面审查案件全部证据的基础上,仔细分析控辩双方的辩论意见,把握定罪量刑的关键事实,根据经验法则作出裁判结果。刑事法官应当参照生活经验或常识等经验性知识,将抽象的经验法则定型到具体案件事实中去,从而评判当事人的事实主张与经验法则之间是否具有逻辑关系。

 

(二)适用法则时必须说理和评析

 

由于经验法则本身在证明案件事实上具有一定的盖然性,同时法官适用经验法则受个体条件的影响和制约,因此,法官适用经验在认定事实时,应当在裁判文书中阐述理由,并对控辩双方关于适用经验法则认定事实过程中提出的意见进行评判和分析,增强裁判的说服力,规范法官自由裁量权的行使。

 

二、司法认知及规则运用

 

司法认知是指法官在审判过程中就众所周知、显著的事实以及属于职务上应当知晓的事实,无须当事人举证或法庭调查而直接加以确认的审判职务行为。它不是证据形式,也不是一种证明方式,而是法官认定事实的一种审判职务行为。某项事实经法官司法认知后予以确认,则免除了一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避免了大量不必要的重复性劳动。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437条规定,在法庭审理中,下列事实不必提出证据进行证明:一是为一般人共同知晓的常识性事实;二是法律、法规的内容以及适用等属于审判人员履行职务所应当知晓的事实;三是自然规律或定律。

在刑事诉讼中,被告人没有自证其罪的义务,即使被告人作出有罪供述,也不能免除控诉机关的证明责任。因此,司法认知的对象只能是众所周知的常识性知识、自然规律、定理、预防事实、仲裁事实以及法官履行职务所当知晓的法律、法规的内容等事实。不宜将推定的事实、当事人自认的事实都纳入司法认知的犯罪,会造成不当地扩大司法认知范围,造成当事人举证责任的不平衡。

 

司法认知的启动,一般以当事人的申请为主,以法院依职权启动为辅。对于众所周知的事实、显著的事实、自然规律和定理、法律、法规,人民法院应当依职权启动司法认知。同时,当事人应当享有提供相反证据对司法认知的事项进行抗辩的权利。在人民法院采取司法认知前,允许当事人陈述意见,提出异议并提供证据予以反驳。对方当事人如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尚需确认事实的,提出申请的当事人仍需举证证明,否则,法官就不能以司法认知认定该事实。

 职务犯罪律师.1jpg.jpg

三、事实推定及适用规则

 

事实推定是指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法官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根据经验法则或法律规定,从已查明的事实推断另一事实存在,并允许被告人举证反驳的证据法则。司法实践中,案件事实的发现有赖于证据材料的掌握,有效的证明手段便是运用直接证据加以证明,但有些待证事实无法获得或难以获得证据证明,此时便需要依靠推定来认定。

 

理解和准确运用推定规则,关键是把握推定的逻辑结构为“推定依据+基础事实=推定事实”。其中,作为小前提的基础事实是指依据由证据证实的事实,作为结论的推定事实是指无法获得或难以获得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作为大前提的推定依据是指基础事实与推定事实之间的常态联系,包括人们通过长期实践认识到的基础事实与推定事实之间的伴生关系以及在此基础上所作的法律规定。


一、何为事实推定及其适用条件     
      

 事实推定在刑事法中的独特作用,正在于推定的精确性有别于证明。事实推定解决的问题,正是证明所解决不了的问题。事实推定毕竟只是证明的一种补充,属于一种间接的认证方式。证明胜于推定。我们认为,事实推定的运用应遵循以下条件:     

第一,事实推定的基础事实必须真实可靠。  

第二,事实推定的基础事实和事实推定事实之间必须有必然的、常态的联系,没有明显的否定性解释。  

第三,不得进行二次事实推定。第一次事实推定已有或然的成分,在或然的基础上再进行事实推定,或然性会大大增加。  

第四,事实推定可以反驳,或者说事实推定以提不出反驳为其成立要件。  

第五,事实推定就低不就高。因为推定是或然性的,而或然的程度无法量化,因此,事实推定的准确性有一定的幅度,应采取最保守的态度,在最低的水平上运用推定。  

第六,对事实推定适当限制规则。     

二、贪污贿赂罪中运用事实推定的实证分析     

事实推定规则在贪污贿赂罪中的适用,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贪污罪中“非法占有目的”的事实推定     
        

在司法实践中,很多被告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往往以各种借口拒绝承认自己行为时的主观罪过,从而更增加了对主观罪过认定的难度。按照刑法学界的通说,贪污罪必须是以非法占有本单位财产为目的。1非法目的的证明离不开主观判断作用,但与故意的证明不同的是,因故意在构成要件体系中有相应的客观行为事实表现,这就决定了司法证明必须完全以客观行为事实作为根据,在证明方法上法官还可以进行一般的逻辑推理。而非法占有目的是超客观的主观要素,2客观构成中没有相对应的行为事实表现,要使这一法定命题得以证实,法官显然不能仅限于一般的逻辑推理,只有采用事实推定的途径,即通过行为人的客观行为来推定其主观罪过。几乎所有的涉及事实推定的论述都提到,事实推定比较多的运用于对主观心态的把握,这里所谓对主观心态的事实推定,在普通法里体现为推定意图、推定知道,在大陆法中则表述为对故意的推定、对过失的推定、对目的的推定以及对明知的推定。3意图、明知、目的等都属于精神世界的东西,比较难以把握,因此有的学者甚至认为:在各国的司法实践中,对于精神现象的认定实质上都是推定。1我们认为,这样说自有其道理,在人们努力掩饰其思想的刑事诉讼的场合,对精神世界的判定,运用事实推定是比较准确的。    

        

在贪污罪中,运用事实推定证明被告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主要体现在挪用公款是否可转为贪污和贪污罪中赃款的去向证明上。一直以来刑法学界的通说是:“挪用公款是以非法使用公款为目的,即一般为了获取某种利益或满足特定需要而暂时地占有公款,准备将来归还;贪污罪则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即为了将公款永久归为己有而占有公款,不准备归还。这是区分二罪地关键。”我们知道,挪用公款行为一般表现为对公款地控制——使用——归还地过程。但在这个过程中,行为人的思想和行为可能出现种种变化,具有下列情形的,可以运用事实推定规则,推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以贪污罪论处。

 

1、行为人挪用公款后,因思想变化,不想归还,携款潜逃的;

 

2、行为人有能力归还公款,却故意隐匿、转移财产,拒不归还的。事实上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就运用了上述推定规则。     

       

 对于贪污后赃款、赃物的去向如何证明,理论界和司法实务界存在一些不同的观点。我们认为,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贪污后赃款赃物的去向和用途不是犯罪构成要素,不影响犯罪的成立。由于行为人先前的不法行为,以及在赃款赃物去向证明上的复杂性,公诉机关一旦举证证明了行为人对公款或公物进行了占有,便完成了对基础事实的举证,可以推定行为人对赃款赃物进行了个人使用,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行为人要推翻这种推定,就必须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如果行为人能够证明赃款去向是用于合法开支,如“业务应酬”、“为职工福利”、“公关行贿”,则可以反驳事实推定。如果行为人不履行或不有效履行这一证明责任,应当推定其非法占为己有。     

2、受贿罪中共同受贿故意的事实推定     
      

这里所有的共同受贿故意,主要是指司法实践中经常出现的,即财产共有关系人(通常为夫妻)一方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另一方收受他人财物,事后双方均称二者之间没有预谋,或者没有直接证据证实二者之间有预谋。这类案件由于双方行为人的特殊关系,办案人员很难收集到证明二人共同故意的直接证据,从而使法庭认定这类共同受贿困难重重。我们认为,明知的认定必须通过客观行为予以事实推定。根据有关司法解释,明知的含义是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即明知具有必然性和可能性两种程度的限制。而明知的可能性就是对明知进行事实推定的最低限度标准。因为行为人是共同生活的特殊关系,国家工作人员对共同生活人收受贿赂存在很大的知道可能性。我们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运用推定规则推定二者具有共同的主观故意是适当的。     

3、事后受贿的事实推定     
        

关于“事后受贿”的事实推定,以一个具体案例受贿案为例进行剖析。陈某某担任中国电子物资公司某某公司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于1992年和1993年初为其下属单位实业公司承包人李某某谋取高达180多万元的超额利润,于1993年和1994年春节前后三次收受李所送的33万元人民币和15万元港币。法院审理认为,陈系“事后受财”,无法证明双方事先有约定,因而陈的受贿故意无法证明,不构成受贿罪。一审判决后,检察院提出抗诉,二审法院审理后裁定发回重审。2001年1悦原审法院重审判决陈某某受贿罪成立,处10年有期徒刑。此案在受贿故意的认定上就是应用了事实推定的规则。受贿犯罪的本质是权钱交易,而受贿故意的内容则表现为对权与钱的内在联系的认识。在通过“约定”方式受贿的犯罪中,受贿故意通常是“即时”的,比较容易直接证明。但是“事后受财”也可以形成权与钱的联系,行为人事后接受对方钱财时,其内心必定与先前的职权行为产生联想,这种内心联系就是受贿故意。本案的解决,又一此体现了事实推定规则在贪污贿赂中正确运用的重要性。

 

推定规则适用的基本要求

 

1、不能首先或者直接适用推定

推定规则的适用必须遵循末位适用原则,即在推定适用之前应当履行告知义务,开庭审理时均应当明确告知辩方需要推定的事实及其反驳权,并明确告知不予反驳可能导致的不利法律后果。

 

2、禁止二次推定

推定必须是直接推定,必须排除推定之推定,其原因在于推定是在待证事实无法获得或者难以获得证据的情况不得已采取的事实认定方法,但毕竟其有别于运用直接证据证实的认定方法,可靠性不是很高,如果基于推定事实再次进行推定,则二次推定的结论的可靠性更低。

 

3、推定过程必须公开说明

法官应当在庭审和裁判文书中公开推理的过程,以展示法官是如何适用推定认定案件事实的心证过程,说明法官运用证据认定基础事实的过程、推定依据的经验法则和法律规定的有效性以及适用推定的合理性,同时分析辩方的反驳理由,增强推定的说服力,提高辩方对于司法裁判的接受程度。否则,辩方无法就法官推定认定案件事实进行有效反驳,从而剥夺其正当的辩护权利。

 

参考:郑伟:刑事审判中认定案件事实的基本方法



本站声明:本站所载文章用于学习交流,若来源标注错误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及时处理。

日期:2018-12-02 | 所属分类:贪污罪




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

全国免费资讯热线

400-630-9918

法律咨询二维码

移动端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友情链接:  刑事律师   石家庄知名律师   南京律师   刑事法律咨询   刑事案件律师咨询   交通事故法律咨询   受贿罪律师   贪污罪律师   行贿罪律师   挪用公款罪辩护律师   挪用资金罪律师   职务侵占罪律师   渎职犯罪律师   海淀区律师   经济犯罪   北京刑事律师   天津刑事律师   上海刑事律师   重庆刑事律师   深圳律师   北京律师事务所   太原知名律师   南京知名律师   杭州知名律师   合肥知名律师   济南知名律师   郑州知名律师   武汉知名律师   长沙知名律师   广州知名律师   成都知名律师   昆明知名律师   西安知名律师 

版权所有: 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