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

专  注  贪  污  贿  赂  渎  职   犯  罪  辩 护

首页

受贿罪

贪污罪

行贿罪

挪用公款罪

挪用资金罪

职务侵占罪

罪名解析

渎职犯罪

受贿罪 - 受贿罪案例 - 受贿罪裁判观点案例_国有企业改制后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认定(附案例)

您当前的位置在 > 首页 > 受贿罪 > 受贿罪案例 > 受贿罪裁判观点案例_国有企业改制后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认定(附案例)

受贿罪裁判观点案例_国有企业改制后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认定(附案例)

受贿罪案例 发布时间:2018-11-22 12:09:27 阅读量:685
来源:

文章导读 受贿罪裁判观点案例_国有企业改制后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认定(附案例) 国家出资企业中作为高层管理人员,所任职务系经国家出资企业中负有管理、监督国有资产职责的组织研究决定,从事组织、领导、监督、经营、管理的工作,应当认定为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解析

受贿罪裁判观点案例_国有企业改制后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认定(附案例)

 

【基本案情】

 

被告人卫某某,原系某某珠三角城际轨道交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的受贿事实无异议,同时卫某某辩解:

 

(1)陈某在其离任时给的10万元属于馈赠,收受赵某的3万元用于公务支出,性质上不应认定为受贿金额;

 

(2)其检举他人犯罪线索,具有立功表现。其辩护人提出:

 

(1)卫某某仅仅是受国有公司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全民所有)提名,而不是委派到股份有限公司某(非国有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卫某某不属于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的管理人员,而属于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的管理人员,因此卫某某身份不符合刑法第93条的规定,不应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2)卫某某兼任的某标指挥长的职务不具有公务性质,因为指挥部是临时机构,指挥长的工作属于劳务、服务性质,是为各实际施工的项目部服务的,不宜认定为从事公务。

 

(3)卫某某收受张某、孙某送给其的110.7万元,性质上不属于受贿,因为卫某某没有为张某、孙某谋取不正当的利益,不属于刑法第385条所规定的为他人谋取利益。陈某在其离任时给的10万元属于馈赠,收受赵某的3万元用于公务支出,性质上不应认定为受贿金额。

 

(4)卫某某在办案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前,就如实供述了大部分犯罪事实,应当认定具有自首情节。卫某某还检举他人犯罪线索,具有立功表现。

         

某某铁路运输中级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9年9月至2010年8月,被告人担任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任某标指挥部指挥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贿赂款共计188. 775万元。具体事实(省略)

   职务犯罪辩护律师1.jpg

某某铁路运输中级法院认为,被告人经国有公司决定任命在国有控股公司的分支机构从事组织、领导、经营、管理工作,应当认定为国家工作人员。卫某某在从事组织、领导、经营、管理工作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其行为侵犯了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廉洁性,已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经查,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属于国有公司,某是国有控股公司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属于国家出资企业。卫某某担任某副总经理的职务是由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决定任命的。2004年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给某并党委下发了关于决定卫某某等人为某副总经理的通知。某2009年度、2010年度卫某某的干部任免审批表证实,其一直担任某副总经理,并由中国共产党某组织干部部、中国共产党铁道部党组考核。2010年8月19日,卫某某调任珠三角城际轨道交通有限公司任筹备组副组长,是由铁道部党组下发给某铁路(集团)公司并党委的通知。

 

由此可知,卫某某从2004年起,一直是由铁道部管理的副局级干部。因此,卫某某的主体身份符合《两高关于办理国家出资企业中职务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 2010) 49号,以下简称《意见》)第六条的规定,属于国家工作人员。某标指挥部指挥长职责第二条明确规定:“指挥长是工程项目管理的第一责任人,根据合同对项目实施过程行使全面管理职权。”指挥长管理公务的重要职权之一就是购料款、工程款的拨付决定权。本案中的行贿人送钱给卫某某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能让卫某某及时拨付购料款和工程款。

 

因此,指挥长职务具有管理公务性质,符合受贿罪的主体特征。故辩护人关于卫某某主体身份不属于国家工作人员及指挥长职务不具备从事公务性质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根据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刑法》第385条第一款、第386条、第383条第一款第一项、第93条第二款、第64条以及《意见》第六条和《两高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第三条、第四条之规定,南宁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以被告人卫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没收财产三十万元。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卫某某提出上诉。

       

被告人及其辩护人上诉提出:(1)一审适用法律错误。其犯罪行为发生在2009年9月至2010年8月,按当时的刑法和司法解释,其不属于国家工作人员,而一审却适用2010年12月2日颁布实施的《意见》认定其为国家工作人员是错误的,在卫某某犯罪时已有相关的司法解释,应当依照“从旧兼从轻”的原则,适用行为时的司法解释。

 

(2)一审认定事实错误。①一审认定卫某某“担任某副总经理的职务是由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决定任命的”、“从2004年起一直是铁道部管理的副局级干部”是错误的。某公司、中国铁建与铁道部没有隶属关系,中国铁建上市之前,卫某某仅是被国有公司提名作为副总经理人选,委派与提名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卫某某不是国有股代表,不属受委托管理国有资产的人选,不能认定为代表国有投资主体行使监督、管理职权;中国铁建上市以后,卫某某担任某副总经理兼某标指挥部指挥长一职,是由中国铁建任命的,而且指挥长的职责是组织合同施工,不具备监督、管理国有资产的职务活动性质,不属于法律规定的经国有机关、国有公司提名、推荐、任命、批准等,在国有控股公司、参股公司及其分支机构中从事公务。②卫某某收受李的一笔20万元是李子玉交给其代为炒黄金的资金,不是受贿;陈某在其离任时送给其的10万元,是馈赠不是受贿;赵某送的3万元是给其用于接待检查制梁厂的检查组使用的,已开支完毕,不是受贿。③原判量刑畸重。自首情节在量刑时没有得到体现。

 

【裁判结果与理由】

 

某某壮族自治区高级法院经审理认为,上诉人属于国有公司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从事公务的人员,应当认定为国家工作人员。其在担任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任湘桂铁路Ⅶ标指挥部指挥长期间,多次利用职务便利主动索取或者收受他人贿赂共计188. 775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亦构成受贿罪。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据此,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法院依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要旨】

 

被告人在国家出资企业中作为高层管理人员,所任职务系经国家出资企业中负有管理、监督国有资产职责的组织研究决定,从事组织、领导、监督、经营、管理的工作,应当认定为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解析

 



本站声明:本站所载文章用于学习交流,若来源标注错误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及时处理。

日期:2018-11-22 | 所属分类:受贿罪




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

全国免费资讯热线

400-630-9918

法律咨询二维码

移动端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友情链接:  刑事律师   石家庄知名律师   南京律师   刑事法律咨询   刑事案件律师咨询   交通事故法律咨询   受贿罪律师   贪污罪律师   行贿罪律师   挪用公款罪辩护律师   挪用资金罪律师   职务侵占罪律师   渎职犯罪律师   海淀区律师   经济犯罪   北京刑事律师   天津刑事律师   上海刑事律师   重庆刑事律师   深圳律师   北京律师事务所   太原知名律师   南京知名律师   杭州知名律师   合肥知名律师   济南知名律师   郑州知名律师   武汉知名律师   长沙知名律师   广州知名律师   成都知名律师   昆明知名律师   西安知名律师 

版权所有: 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