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

专  注  贪  污  贿  赂  渎  职   犯  罪  辩 护

首页

受贿罪

贪污罪

行贿罪

挪用公款罪

挪用资金罪

职务侵占罪

罪名解析

渎职犯罪

监察委留置

罪名解析 - 职务犯罪案例 - 如何认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成员为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您当前的位置在 > 首页 > 罪名解析 > 职务犯罪案例 > 如何认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成员为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如何认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成员为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职务犯罪案例 发布时间:2020-02-21 10:53:36 阅读量:210
来源:如何认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成员为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贪污罪主体必须是国家工作人员。即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在国家权力机关、行政机关、司法机关以及军事机关中行使一定职权、履行一定职务的人员。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文章导读 如何认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成员为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贪污罪主体必须是国家工作人员。即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在国家权力机关、行政机关、司法机关以及军事机关中行使一定职权、履行一定职务的人员。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本文链接: http://m.bjlaw995.com/article/info/id/1119.html

如何认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成员为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贪污罪主体必须是国家工作人员。即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在国家权力机关、行政机关、司法机关以及军事机关中行使一定职权、履行一定职务的人员。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北京职务犯罪律师咨询5.jpg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宾某某,男,33岁,原系湖南省湘潭市某区某某村民委员会主任。因涉嫌犯贪污罪,于1998年6月27日被逮捕,次月6日被湘潭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

 

被告人郭某某,女,40岁,原系湖南省湘潭市某区某某党支部书记、村民委员会委员兼出纳。因涉嫌犯贪污罪,于1998年6月14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4日被湘潭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

 

被告人戴某,男,57岁,原系湖南省湘潭市某区某某村民委员会委员兼会计。因涉嫌犯贪污罪,于1998年6月14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4日被湘潭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

 

湖南省湘潭市某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宾某某、郭某某、戴某犯贪污罪,向湘潭市某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宾某某、郭某某、戴某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均无异议,但三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均辩称:三被告人不是国家工作人员,不能构成贪污罪的主体;所分款项为自己的劳务所得,非侵吞公款。

 

湘潭市某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1997年9月18日,被告人宾某某使用作废的收款收据到湘潭电厂领取“施工作业上坝公路用地补偿费”10万元。同月26日,湘潭电厂应宾要求将该款转帐至清水建筑工程队在中国农业银行某支行纺城储蓄专柜开设的户头上。当日,宾某某在该工程队法人代表戴某的协助下,又将该款转至以假名“戴荣华”开设的活期存折上。之后,分三次取出,除部分用于做生意外,余款以其要的名义存人银行。

 

1997年9月,被告人宾某某、郭某某、戴某伙同村支部委员赵运龙,出具虚假领条,从湘潭市征地拆迁事务所套取付给清水村的“迁坟补偿费”1.2万元,四人平分,各得赃款3000元。

 

1997年9月23日,被告人宾某某使用作废的收款收据从湘潭市征地拆迁事务所领取“油茶林补偿费"10万元。同年10月8日,宾某某将该款转至清水村在湘潭市板塘城市合作银行以“清水工程款”名义虚设的帐户上。同月24日,被告人郭某某将款取出,又以宾某某个人名义存人中国银行雨湖支行。1998年3月的一天,宾某某对郭某某、戴某说:“那10万元钱三个人分了,以后被发现,各退各的。”郭、戴均表示同意。尔后,三人平分,各得赃款3.3万余。

 

1998年4月4日,被告人宾某某以湘潭市某某村民委员会名义用作废的收款收据从湘潭电厂领取“租用运输道路泥沙冲进稻田补偿费”4.2916万元。同月20日,湘潭电厂将该款转帐至清水村在荷塘信用社开立的帐户上。尔后,宾某某对被告人郭某某、戴某说:“电厂来了笔扫尾工程款,这笔款不入帐,几个人分了算了。”郭、戴均表示同意。于是,被告人郭某某分两次将钱取出,并将其中的3.2916万元予以平分,各得赃款1.0972万元。

 

综上,被告人宾某某、郭某某、戴某利用职务便利,共同侵吞公款14.1916万元,各分得脏款4.7305万元。被告人宾某某单独利用职务便利侵吞公款10万元。案发后,各被告人所得脏款全部追回。

 

湘潭市某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宾某某、郭某某、戴某作为依法从事公务的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使用作废收款收据领款等手段套取征地、迁坟等补偿费用不入帐,然后予以侵吞,其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公诉机关指控三被告人犯贪污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被告人宾某某、郭某某、戴某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三)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的规定,于1998年12月2日判决如下:

1、被告人宾某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一万元;

2、被告人郭某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3、被告人戴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一审宣判后,在法定期限内三被告人均没有上诉,检察机关也没有提出抗诉,判决发生法律效力。

 二、主要问题

1、《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是否适用于村党支部成员?

2、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成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的财物既包括国有财产也包括村集体所有财产的,如何处理?

三、裁判理由

(一)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成员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时,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本案被告人宾某某、郭某某、戴某利用职务便利,共同侵吞“迁坟补偿费”、“油茶林补偿费”和“租用运输道路泥沙冲进稻田补偿费”共14.1916万元,各分得赃款4.7305万元。被告人宾某某还独自利用职务便利侵吞“施工作业上坝公路用地补偿费”10万元。对于三被告人的行为如何处理,关键在于三被告人是否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所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由于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不是国家机关,但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在管理基层集体性自治事务的同时,还经常受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委托协助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开展工作,执行政府指令,组织村民完成国家行政任务,行使一定的行政管理职能。因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明确规定了村民委员会等基层组织成员在从事下列七种工作时,属于依照法律从事公务:(1)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的管理;(2)社会捐助公益事业款物的管理;(3)国有土地的经营和管理;(4)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5)代征、代缴税款;(6)有关计划生育、户籍、征兵工作;(7)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的其他行政管理工作。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成员在从事上述七种工作时,属于“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他们利用职务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挪用公款、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构成犯罪的,适用刑法关于国家工作人员犯罪的处罚规定。本案被告人宾某某、郭某某、戴某均系村民委员会组成人员,宾某某还是村民委员会主任,在依职务管理村集体土地征用补偿费用过程中;三人共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依法共同构成贪污犯罪。

 

(二)村党支部成员在协助人民政府履行《解释》规定的七类行政管理工作时,也属于“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虽然《解释》没有明确村党支部成员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时,是否属于“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但从《解释》的规定和我国的实际情况来看,村党支部成员无疑也属于“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其理由是:第一,从立法解释的技术来看,《解释》用“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这种列举加概括的方法,应当认为是涵盖了村党支部、村经联社、村经济合作社等各种依法设立或者经过批准设立的村基层组织;

第二,认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是否属于“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关键在于其是否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在我国农村的各种公共管理活动中,村党支部实际上起着领导和决策的作用,乡级人民政府不仅通过村民委员会而且主要是通过村党支部落实国家的各种路线、方针、政策,组织实施与村民利益及社会发展相关的各种公共事务管理活动。也就是说,村党支部成员更为经常地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因此,村党支部成员在协助人民政府开展工作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挪用公款、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构成犯罪的,当然也适用刑法关于国家工作人员犯罪的处罚规定。

 

(三)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成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的财物既包括国有财产也包括村集体所有财产的,应当分别定罪处罚

 

被告人宾某某、郭某某、戴某以村民委员会名义从湘潭市征地拆迁事务所领取的“油茶林补偿费”和“迁坟补偿费”,实际是乡人民政府对国家征用土地后所发给的土地补偿费,村民委员会是受乡人民政府委托协助进行管理和发放,属于依照法律从事公务。三被告人利用职务便利予以侵吞,应以贪污罪定罪处刑,湘潭市某区人民法院对各被告人以贪污罪定罪处罚,是正确的。但“施工作业上坝公路用地补偿费”和“租用运输道路泥沙冲进稻田补偿费”,则是湘潭电厂依合同约定支付给清水村的使用土地补偿费用,不属于国家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管理和发放“施工作业上坝公路用地补偿费”和“租用运输道路泥沙冲进稻田补偿费”,属于村民委员会对农村集体所有土地的经营和管理范围,是村民自治范围内的公共事物,不是依照法律从事公务。被告人宾某某、郭某某、戴某利用职务便利对这部分属于村集体所有的款项予以侵吞,不应以贪污罪定罪处刑,而应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的规定,以职务侵占罪定罪处刑。当然,本案的发生和处理都在《解释》公布之前,因此,湘潭市某区人民法院对本案的判决可不再变动。

 

实践中,还应当注意的是,由于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成员不是国家工作人员,也不享有国家工作人员的待遇,因此,对其适用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应当严格掌握,慎重对待。如果在处理具体案件时,难以区分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成员是利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的职务便利,还是利用管理村公共事物的职务便利的,即在对主体的认定存在难以确定的疑问时,一般应当认定为利用管理村公共事物的职务便利,因为他们本身毕竟是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成员,而并非政府公务人员。(执笔: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二庭  贺小电   审编:杨万明)


本站声明:本站所载文章用于学习交流,若来源标注错误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及时处理。

日期:2020-02-21 | 所属分类:罪名解析             TAG标签: 职务犯罪律师   职务犯罪   




职务犯罪辩护律师网

全国免费资讯热线

138-1106-8599

法律咨询二维码

移动端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友情链接:  刑事律师   南京律师   刑事法律咨询   交通事故法律咨询   受贿罪律师   贪污罪律师   行贿罪律师   挪用公款罪辩护律师   挪用资金罪律师   海淀区律师   经济犯罪   北京刑事律师   重庆刑事律师   深圳律师   北京律师事务所   太原知名律师   南京知名律师   杭州知名律师   合肥知名律师   监察委留置律师咨询   受贿罪律师在线咨询   北京知名刑事律师   天津知名刑事律师   重庆知名刑事律师   上海知名刑事律师 

版权所有: 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